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广东某药厂被指恶炒三七 高价购三七苗焚烧

2010/11/24/9:12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药材一天一个价,“药都”安国官员否认“游资炒作”

  谁给中药架了一把火?

  《中国经济周刊》见习记者 王辰越|河北安国报道

  “涨了,90%的药材都涨价了。”这是记者在河北安国市采访时听到的最多的话。安国市是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

  “桔梗去年15块钱一公斤,现在已经涨到80块了。生意不好做咯。”一位推着自行车收药的药材商抱怨道。

  继绿豆、大蒜、生姜、棉花、白糖等农产品纷纷涨价之后,“小众”的药材市场接过了涨价的接力棒。为了调查此轮药材涨价的背后原因,《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驱车赶往素有“中药材市场晴雨表”之称的安国药市进行调查。

  药材“一天一个价”

  在药材集市上,记者发现,每辆装运药材的拖拉机前都围着很多买主,但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以前凌晨三四点钟从家出发,运到这早上五点钟,这会儿早就卖光了,现在价格不稳定,不好卖啊。都等到八点了,还没卖出去呢。”一位药农说。在安国市,当地居民大多以种植药材和药材加工为生。

  “一天一个价,有时候从原产地运到集市上,价格就跌了,赚不了几个钱。有时,一车药材在原产地两天时间就从一公斤一块五左右涨到两块七,等我们拉到集上之后,又发现跌了两毛多,一公斤赔两毛,一车五千公斤,就赔一千块啊。还没算油钱呢。”药农老孙说,“今年原产地药材减产了,本地的地产药材也减产得厉害,再加上产地那边有好多外地人从农民手里直接收药,几乎是有价就收。导致市场上的价格是一会儿一变。”

  安国市药材交易市场公布的数字显示,中药三七去年60多元一公斤,今年4月份竟然涨到了510元一公斤,价格涨幅达750%;而太子参也从今年1、2月份时候的每公斤40元涨到了每公斤三四百元。按照记者从安国药材交易大厅获得的《中药材信息》中的药品价格对照表,除了这两个“代表”,其他品种的药材价格上涨幅度少则三四成,多则两三倍。

  “三七是广州一个叫康美的公司炒起来的,当时他们不仅从农户手里大量收购三七,还高价收购三七苗,全部焚烧,所以今年三七的价格涨得才很离谱。”在采访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药商都对记者提到了这个炒作案例。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今年年初的时候,在太子参的原产地——安徽、福建、贵州等地,一场囤积大战也在有条不紊地展开。

  “去年太子参的产地由于减产,价格由20元一公斤涨到了50元一公斤,许多种植户得到了实惠,于是很多外行人就开始大量从农民手里收购太子参,运往甘肃的冷库存起来。”一位药材加工作坊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技术先进了,以前人参不好保存,几个月就烂掉了,现在放在冷库里一两年都没关系。”

  “太子参的生长周期是两年,今年主产区气候异常:安徽春汛影响太子参出苗;福建低温冻死了很多苗;贵州先是干旱,接着又一直下雨,这些原因导致太子参总产量下降了三成以上。去年产的又都被收走了,供应量一时半会跟不上,价格自然就上来了。”做参类饮片生意多年的陈莉介绍说,“有些老板在原产地收药,是有价就要,有多少要多少。100万元算什么,我见过一个老板一出手就是1亿元。太子参的价格就是这样被炒上去的,可苦了我们这些做饮片加工的了,小本生意,本来就赚不了几个钱,进货还越来越贵。”

  安国市市场管理局局长李士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药材原产地和集散地的价格倒挂问题非常严重,原产地价格虚高,造成了今年一种‘产品倒流’现象的发生,不少药材商见到产地价格高,将药材从集散地又运回了原产地,以赚取差价。这扰乱了市场秩序。”

  当地官员否认“炒作抬价”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