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专家称我国养生市场监管存空白 10年数人被揭穿

2010/9/21/15:40来源:新浪健康
“养生大师”频频“出事”,非但没有影响生意,反而给养生市场做了广告。现在,中医养生、保健和食疗成了最时髦的词,养生馆里有些养生师原来都是修脚、按摩的,最近也改了称呼。

  目前市场上打着养生旗号圈钱的人兜售的大多是应该倒掉的“洗澡水”,并非真正的传统养生精华。

  更有一些借养生的名义诈骗钱财、危害群众生命健康,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借养生之名,行非法行医之实

  □ 视点关注   

  法制日报记者  杜晓 法制日报实习生 胡月

  红极一时的养生大师李一近日已被重庆警方调查,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又一个养生偶像的崩盘基本已成定局。

  与此前不少养生红人颇具草根气、江湖气不同的是,李一头顶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缙云山绍龙观住持以及重庆市政协委员等诸多头衔,堪称国内养生文化的主流代表之一,其忠实信徒中也不乏来自社会精英阶层的人士。

  正因为如此,李一被调查之后引发了社会对于养生文化的全面反思和清算。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10年间,随着社会对养生需求的急速膨胀,一个又一个“神医”层出不穷,他们或著书立说,或上电视节目开讲坛,乃至卖药兜售保健品。但是,在制造了非凡影响力后,这些“神医”轻则被赶下“神坛”,重则囫囵狱中,而“养生大师”的名头几乎成了江湖骗子的代名词。

  是什么让原本积极健康的养生文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对各种原由进行探究。

  光怪陆离的养生“市场”

  “10月中旬买来4本某老师著的书,如饥似渴地吸吮,犹如甘露滋润……如此这般看完,如获珍宝。随即买了很多套送给朋友家人,送礼不如送健康。我自己从调制固元膏开始做起。”一名养生爱好者郭嫣(化名)向记者描述了她的养生历程。

  郭嫣告诉记者:“后来从网上买了一些当归,送到药房制成当归胶囊,每天吃六粒,再加两勺固元膏,基本做到天天泡脚,一礼拜两次的艾叶水泡脚,饮食上改变以往以素食为主的错误局面,牛肉、黄鳝、瘦肉、海虾……轮流登场。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天气开始转冷,而我却能在冷风袭袭中手不再冰冷。我摸索追寻养生保养近20年,身体没有好转,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就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欣喜若狂,遇到一个朋友或同事就介绍某老师,他们都说我着魔了。着魔就着魔,这样的魔我觉得幸福。”郭嫣说。

  如此养生之道,外人觉得莫名其妙,但当局者却乐此不疲。记者发现,在养生大军中,除了受之于师外,更有自己悟道者。

  另一名养生爱好者对记者说:“10多年前,我30多岁,按说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可那时的我却是个病秧子,整天抱着药罐子难以松手。”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本介绍养生的书中看到一篇文章,文中简单地点了一下自我锻炼、培补正气、增强体质的方法。我就照着这个法子练了起来,这一练就是10余年。现在,我练出了许多心得,练出了一副强壮的身体,药罐子里的苦水再也没有沾过我的嘴边。而且,我所经营的生意也非常的好。”这名养生爱好者说,他打算把自己的经历出书,并已经初步定名为《某某疗法》。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尽管一面又一面养生大旗相继倒下,但似乎对公众养生热情影响不大。

  某大师“出事”后,北京一家养生馆的服务员认为,“出事”,非但没有影响生意,反而给养生市场做了广告。“现在中医养生、保健和食疗成了最时髦的词,店里那些养生师原来都是修脚、按摩的,最近才改的称呼,这样能吸引更多顾客”。

  当前养生派别多为“洗澡水”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被郭嫣信奉若神的某老师曾凭借一本养生书长期蝉联各大图书排行榜榜首。但是,不久前,有媒体曝光称某老师至今仍是初级护士。对于某老师的书,网友则戏称其为“杂志、报纸上中医小方子的剪报集”,“可以说是将大众杂志上的科普文章、一些医学杂志文章、小报医药广告、她自己的胡思乱想拼凑在一起的一个糊涂汤”。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