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以“盲人”名义,健全人抢分按摩业蛋糕

2009/5/31/16:19

  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对残障人士这个庞大弱势群体的影响,渐渐引起社会关注。一个已然有所显现的事实是:健全人大批涌进按摩业,开始从这个曾是盲人唱独角戏的市场中分一杯羹。

  按摩店 明眼人挂盲人幌

  5月18日晚9时,省城亲贤北街一家小型按摩店灯火通明,虽然门口的灯箱上醒目地写有“XX盲人按摩”的字样,店内忙着或闲着的,却是清一色的明眼人。不大的门面房内,围坐着几个正在聊天的男子。墙上两个牌子,分别注明“针灸、按摩、拔火罐”等服务项目和单次或办卡消费的价目表。地上3张按摩床一字排开,仅有一张躺有客人。

  见有人来,正为客人揉捏腰背的中年男子停下手头的活儿,大步走过来,看不出有丝毫视力欠佳的迹象。简单询问、介绍价格后,用下巴示意,一旁正看电视的年轻男子起身打开一扇木门,里面有三张按摩床,一位客人。正在工作的男子,看上去同样视力正常。“你这里不是盲人按摩吗?”听到记者问话,店主模样的中年男子不满地反问:“你到底是来按摩的还是来看盲人的?”

  有知情人透露:近几年挂“盲人按摩”牌子的按摩店到处都是,但是很多既非盲人所开,也没有盲人技师在店里工作。打“盲人”旗号,不过是为了注册时省点钱,注册后工商税务不来收费。而这些店在注册时,往往是临时找一个盲人的残疾证和从业资格证等一用,之后双方再无瓜葛。有的盲人按摩师的残疾证甚至被重复用来注册开店。而记者之前光顾过的那间店,据说早已转了好几次手,经营者和按摩师一换再换,虽然早已不见盲人踪迹,但店名中的“盲人”二字始终没变。

  按摩班 明盲学员各一半

  去年从晋东南某市前来省城,在王村南街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学习“针(灸)按(摩)专业”的小刘,是一个青春健康的帅小伙。5月18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坐在自己打短工的盲人按摩店,与这里的盲人同行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笑。

  他说,自己是去年通过高考,收到省中医学院针灸按摩专业的通知书后,走进这所学校的。来后才知这里原先只收盲人学员。和他一起学习这门课程的有100多名同学,其中明眼人和盲人学员人数相当,分别叫做“明班”和“盲班”。

  外表精明的小刘直言,自己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看好它的市场和就业前景。他并不认为自己作为明眼人学习这个专业,有抢盲人同学饭碗之嫌,因为全国颈肩、腰椎疼痛的人据说有1亿多人,“现在的按摩市场需求太大了。而且如果一个按摩店里全部是盲人,肯定会有很多不便。”小刘说。

  小刘告诉记者,最初和盲人学员同班学艺,双方都有点不适应,有明班学员向老师提出,盲人同学扎字的声音太影响自己听课,也有盲人学员质疑明班同学的动机:“你们明眼人就业机会那么多,为什么也要学这个?”对这样的问题,明眼人学生通常回答得很坦然也很坦率:什么也是个干,这一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挺好的。

  学习按摩近一年,小刘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自信。他说,山西的盲人按摩起步早,知名度高,他就读的学校还是该专业的“全国四强”之一。现在按摩店、洗脚屋随处皆是,毕业后就业很容易,学长们南下甚至出国淘金的例子比比皆是。

  他认为,明眼人学习按摩的优势主要在理论课上,每次考试后因为综合成绩突出而拿到头等奖学金的,几乎都是明眼人。同时他也不否认省城按摩业留给他的印象中最明显的就是一个字:乱。他说,这个“乱”,主要体现在行业管理欠缺,服务不规范,收费标准高低不一。甚至有些从业者借保健按摩之名行色情服务之实。收费差别也很大,同样一小时保健按摩,收费却从15元到40元,各个价位都有,高低不一,十分随意。

  据了解,在前身为省盲校的省特教中专和太原市盲校等专业学校之外,我省各级残联下属残疾人就业培训中心举办按摩培训班已十分普及,在一些短期培训班,健全人学员的数量已经超出盲人学员。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